铸城

韩信手按宝剑,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半响道:“我军的伤亡如何了!”

“启禀将军!我们伤亡三千八百多人,斩杀敌方七千人,俘虏了敌方九千多人!”下方的夏侯玄看着这份战绩,脸上露出了笑容,长期压抑的神经,也在这一刻放松了不少。

韩信看向这四周,手中拿了几个酸枣,没事的往嘴里噻一两个,半响韩信看看四周,平静道:“不错!将这些士兵暂且压下去吧,把他们带下去修城池!”

“将军难道不杀了他们吗?”夏侯玄一脸不解的看向韩信,显得迷茫了一些,这家伙的做风,和曹操是截然不同啊。

正在观看前方的韩信,突然转回来头,快向夏侯玄:“你是………”

“再下夏侯玄,字泰初,乃曹操将军麾下将领!”夏侯玄连忙如实回答道,对于这个天下名将,夏侯玄心里也是莫名的紧张起来。

韩信看了夏侯玄,细细的大量了一会,半响道:“夏侯渊和夏侯惇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回将军!二位将军,乃是再下的叔父!”夏侯玄严肃道,心中还有一丝丝的得意,自己这两个叔父,在韩毅手下,也是排的上号的,两人都身居要位,一个是在上党,防御秦国,一个是把守着国内数一数二的战车部队。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

.

“难怪如此!照你怎么说!曹操和你也是叔叔伯伯的关系吧!”韩信若有所思道,看向这个小将,眼中竟然有一丝丝的期待。

“正是!”夏侯玄见韩信,提起自己三位叔叔都面不改色,心想大将军果然是大将军,自己这个背景,在他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或者说:韩信看不起他们这些关系户。

寂寞的等待

韩信叮了夏侯玄半会,发现这个家伙,依然是面不改色,半响道:“夏侯一族!人才辈出!后继有人啦!”

“将军秒赞!再下实不敢当!”夏侯玄见韩信竟然在夸大,脸色瞬间好看了不少。

韩信看了一眼沉不住气的夏侯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能力不错,但你的杀气太重了,最好收敛一下,否则!日后你将寸步难行!“

原来被韩信夸的夏侯玄是欣喜若狂,要知道能被这样的人物评价,实在是…………三生有幸,但是夏侯玄听了韩信的话,不由的面色一震,看向韩信:“但请大将军赐教!再下洗耳恭听!”

说完夏侯玄便是对着韩信行了一礼,脸色显得非常诚恳。

韩信看了一眼对着自己行礼的夏侯玄,一笑道:“我且问你!如果你一直杀!虽然能够得到赫赫威名,但是你觉得那些明知道,投降就是死的士兵,还会向你投降吗?”

“这…………断绝了生的希望!他们自然不会在投降了!”夏侯玄面色严肃道。

“他们不但不会投降!还会奋起反抗,然后我们也会损失惨重,所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乃是上上之策,即可以壮大自己的实力,又可免的生灵涂炭!”韩信看着陷入沉思的夏侯玄劝解道。

“可是叔父却告诉我,杀来他们便可以减少很多不安的因素,防止他们发叛啊!”夏侯玄仿佛是在质疑着什么。

“你说的叔父应该是曹操将军吧,他屠杀中山三万大军的事情,我都听说过了!但他也是因地制宜”韩信拿起手中的宝剑,看向夏侯玄:“当时曹操将军手中的兵马不过三万,将不过双手,如果不杀了他们,根本就无法控制,接下来的局面,更不用说来对敌了,所以说你叔父做的没有错,而且还非常对!”

“而现在我们的兵马是可以牢牢控制他们的,况且算上曹操将军灭的三万大军,在加上这里的两万之数!中山大军的有生力量,已经丧失大半接下来就是看看韩擒虎他们的了!”韩信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感慨道。

“这……………”夏侯玄也是沉思了一会,半响看向韩信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谢大将军!”

“嗯!退下吧!”韩信摆了摆手。

夏侯玄也是退下,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韩信看着夏侯玄离去的背影,对着身后的蒙颜道:“你觉得他怎么样啊!”

“此人能力不错!在我之上啊!”蒙颜看向夏侯玄良久,只能给出这个答案。

韩信看了一眼蒙颜道:“你的能力其实不在他之下!只不过缺少实战罢了,你现在需要做的便是厚积薄发!”

“是!师傅!”蒙颜严肃道。

“告诉卢象升、张定边让他们两人各带一万人马前去断桥边,助阵曹操!务必给我吞下宋江!”韩信看了看时间,随即道。

“师傅!你不亲自前去了吗!”蒙颜好奇道。

韩信看了一眼蒙颜道:“有韩擒虎在!想必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师傅!难道你就将这个功劳让给………!”蒙颜接下来的话不言而喻。

韩信则是愣了片刻,半响!韩信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向蒙颜道:“你说的对!但对付宋江,还要我亲自出马实在是太看的起他了!这次由你领兵,你和夏侯玄两人前去,将卢象升和张定边两人留下来,派遣花云和庞德两人配合你!对你也是一个不错的磨练!”

“这师傅!我行吗!”蒙颜迟疑的看向韩信,脸上满是不自信。

韩信看了蒙颜这个反应,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这次是你第一次出战,紧张是在所难免的,你想想蒙淵的仇,如果你连这个坎都过不去!将来你要面对的可是白起,这其中的份量你自己可要想清楚啊你”

“这………”原来还显的有点紧张的蒙颜,在这一瞬间,整个身上就仿佛像是燃起了一道无名的怒火机,这是一种执念,是一个人拼尽全力而去完成的执念。

“末将领命!”蒙颜振振有词的说完这四个字,提了手中的宝剑,便是下去准备了。

韩信看着蒙颜的背影,喃喃自语道:“路为师已经给你铺好了,日后走成什么样,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