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在那片沼泽的尽头。

任玉虹立于一具还算很新鲜的魔族战士的尸体上,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

前方便是尖刀林,其中是营帐,一眼看不到尽头,似乎铺满整片大地。

少时,她收回视线,转而看向前方数十米外不知何时到来的陌问,以及红眼和绿眼。

任玉虹迈出步伐,朝前走去。

看着迎面就这样不疾不徐的走来、似乎根本没将任何人看在眼里的任玉虹,红眼和绿眼兄弟俩脸上尽是豆大的汗珠滑落,将刀柄捏得越来越紧,直至手臂颤抖,面庞扭曲,却怎么也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直到任玉虹擦身而过,消失在视线中,那种强大的压力才渐渐淡去。

红眼长长地吁一口气,感觉浑身的力量都被抽空,偏头看向陌问,“阁主,你也见识到了……她根本就是强到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怎么,你还不出手?”

却在话音落下之后,红眼才发现身旁的陌问只是一道残影。

真正的陌问,早已去到另一个地方。

此时任玉虹距离魔族大军集结的营地只剩下不到一里的距离。

清新早晨的柠檬少女私房写真

很多魔族士兵已发现她的到来,皆都不约而同的停下动作,纷纷看向她。

有位魔族士兵立刻吹响牛角,众魔族士兵神情一振,迅速集结摆阵。

若是在很高的天空中看,此刻大地上黑压压的一片,像是一窝有规律行动的蚂蚁。

任玉虹的步伐始终如一,没有快,也没有慢。

似乎挡在她前方的不是百万魔族大军,而是空气。

突然,她放慢些脚步,微笑对着前方说道:“魔族大军,你们已经被我包围。”

在最前排的先锋部队众将士都不由神情紧绷,脸上不停滑落汗珠,紧紧握住武器的手在颤抖,骨节已有些发白。

她一个人,就这样朝百万大军走去,竟让百万大军感受到压力。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可恶!”

“兄弟们,我先上!”

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有三便有四……

一时间,所有魔族将士都发出高昂的吼叫声,以此来给己方打气。

这里都是魔族最精锐的战士,没有一个怂包,没有一个怕死。

却在这时,人群中传来惊呼声,却是一位魔族士兵手中的钢剑竟强行从他手中挣脱飞到天空。

他旁边的战友还未来得及发出疑问,自己手中的武器竟也强行从手中脱离飞到天空。

只是片刻光景,魔族大军的上空便飘满数不胜数的刀剑枪戟。

黑压压的一片像是乌云,令人胸口发闷。

任玉虹停下脚步,缓缓抬起一只手。

武器,是一个战士在战场上最珍贵的伙伴,亦是最值得信任的伙伴。

但是现在,大家的武器却都被任玉虹给控制。

“就算没了武器,我们还有拳头!我们还有嘴巴,我们还有牙齿!”

一位身着甲胄的魔族战士声如洪钟,毅然站到队伍最前边,直面任玉虹!

他是先锋部队的队长。

众将士皆都看向他,肃然起敬,心想他能做这个先锋队长那也是有道理的。

“兄弟们,不要怕!不要怂!”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她一个小娘们儿还能灭掉我百万魔族大军!”

“就算是一人扯她一根头发,那也能将她拔秃!”

“对,兄弟们,上去舔她!”

“兄弟们,舔起!”

“……”

任玉虹闭上双眼,抬起的手缓缓放下。

在她手放下的同一时间,一切的一切便在剑光纵横中消失,化为齑粉。

整个世界好似都充斥着这样的剑光。

就算是小到肉眼看不见的尘埃,似乎也逃不过这种剑光的无情切割。

少时,当任玉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眼前的一切已经消失。

在她的脚下,是一片冒着泡,不停散发着瘴气的沼泽。

在她的四周,是各种腐烂的异兽骨骸。

“想来也只有传说中的问道阁主,才会玩这些花里胡哨的小把戏。”任玉虹抬眼看向前方那个俊美男子。

陌问双脚离地数米,于虚空中负手而立,微笑说道:“不愧是玄玉剑仙,在下精心准备一个月之久的异幻大阵,却被你只用数刻钟的时间破掉。”

任玉虹面无表情:“刚刚在这个什么幻阵里产生的景象,你应该也已经看到。”

陌问眼帘低垂,“所以?”

任玉虹:“所以我会让它变成现实。”

陌问:“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但从你踏入这片沼泽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掉入我的陷阱。”

任玉虹:“但猎物从来都是你们。”

陌问身体缓缓向后飘飞,仰头看向天空,说道:“高傲的猛兽,不到最后一刻,总是不会屈服。”

天空骤然变暗。

一个方圆数百米的诡异黑洞悄然浮现。

一只巨大的手从黑洞中伸出,抓向地面的任玉虹。

任玉虹淡淡道:“传说中魔族的顶尖法宝,魔渊洞。”

陌问摇摇头,无奈说道:“看来就算是魔渊洞,那对你也没用,因为你连剑都不用。”

任玉虹仰起头,凝视着那只从天而降的巨手。

随着她眼帘低垂,虚空中便有剑光散发。

一道巨大的幻影凭空飘出,抓住那道剑光,只是一剑,便将那只巨手连同天空中的黑洞斩成虚无。

那道幻影虽是转瞬即逝,但陌问看得很清楚,那是剑鬼法相。

在一剑斩毁魔渊洞后,任玉虹收回视线,脚踏虚空,不疾不徐走向前方。

陌问面不改色,身体缓缓向后飘飞。

他需要与任玉虹保持距离。

就在这时,数十道由诡异的能量符文组成的链子在任玉虹四周的虚空中冒出,以奇快的速度向她缠绕而去。

在任玉虹被缠住的同时,一道血色剑光好似从天外而来,划破虚空,穿透她的胸膛,刺进她的心脏。

任玉虹娇躯一震,缓缓低下头看着胸膛上那把血色长剑,始终平静的目光中终于多出几分凝重。

一道被长袍笼罩的身影凭空般出现在陌问身边,看其身形,应该是个姑娘。

陌问对长袍姑娘说道:“生擒人族的玄玉剑仙,代价是损失魔渊洞,这很划算。”

长袍姑娘冷冷一哼,面向前方虚空中被禁锢住的任玉虹,那只在长袍背帽下露出的半张脸微微上扬,不屑道:“玄玉剑仙,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红眼和绿眼兄弟俩快步跑来,看看任玉虹,然后又面面相觑。

“不愧是阁主!”绿眼竖起大拇指。

红眼说道:“阁主,元帅,得趁机解决此人!不能给她任何机会!”

“一个个的,还魔王呢,真是窝囊!”长袍姑娘:“放心,她已被魔骨链禁锢,还被我的血封剑穿透心脏,现在已经失去任何反抗能力。”

红眼劝道:“元帅,大意不得啊。”

“这可不像是我印象中的红眼魔王。”长袍姑娘看看红眼,意味深长的道:“毕竟是玄玉剑仙,可不能亏待她。”

却在这时,前方虚空中的任玉虹身体变得虚幻,化为点点光星飘散。

见此陌问眼帘低垂。

长袍姑娘也安静下去。

红眼和绿眼摇头轻叹。

虚空中传来任玉虹充满玩味的声音:“一群蠢货,就也只配跟我的分身玩玩。”

这道声音不仅令陌问几人心情不好,也像是有种奇妙的魔力,只见那飘散在天地间的点点光星在以奇快的速度聚集,然后凝聚成一道恢宏剑光斩向魔族大军所在的方向。

“不好!”长袍姑娘当下飞身追向那道剑光。

……(。)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