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一惊,连忙从床上爬了起身,急声追问:“行朗,你这是要放弃你哥吗?”

与其客死他乡,倒不如让他身留故里’?听封行朗的口气,好像不打算送他大哥封行朗去国外做进一步的治疗和植皮手术了。‘难道说封行朗真的要放弃他大哥封立昕的生命了吗?

“是他想放弃他自己,同时也放弃我!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封行朗的眼眸里染着血丝,带着强烈的怒意,还有化不开抹不去的恨意。

“立昕他……他是要放弃他自己的生命吗?为了,那个叫蓝悠悠的女人?”雪落联想到了安婶之前所说过的话,似乎安婶的话在这一刻跟封行朗的话统一了起来。

从封行朗那坚定又仇恨满腹的神情来看,丝毫没有要跟她说谎的意味儿,反而更为真实。换句话说,封行朗此时此刻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封立昕竟然要为了死去的蓝悠悠放弃他自己的生命?连植皮手术都不想去做了?这,这得多深的感情啊!已经到达了生死相许的境地?

雪落以为,只有在电影故事中才会有这样悲壮的爱情,却没想到这现实生活中竟然也有!

而且那个愿追随心爱女人而去的男人,却是自己的‘丈夫’。雪落的心莫名的被刺疼了一下。为封立昕对蓝悠悠的一往情深,也为封行朗眼眸中的悲愤,同时也为她林雪落自己。

封行朗看起来似乎并不愿意听到蓝悠悠这个名字,只是沉默的吸烟。烟雾缭绕后的容颜讳莫如深。

雪落走了过去,蹲身在封行朗的身边,与他平视着,“行朗,求你别放弃你哥好不好?”

“是他要放弃他自己、放弃我!而不是我要放弃他!”封行朗咆哮一声,震颤着雪落的耳膜。

雪落静静的凝视着朝自己咆哮的男人,神情冷静,“即便是这样,你也不能放弃你哥!”

六月美人最娇艳长发清纯惹人怜

封行朗明显的怔了一下,他深凝着女人的眼底:正如封立昕所说的那样,女人的眼底很干净。坚定而执着。偶尔也会落出那么点儿萌态的小任性。

“我是不会放弃我哥的。除非我死了!”良久,封行良才平静的说道。

雪落认真点头,“行朗,谢谢你。”

谢谢他?为何而谢?为自己不放弃大哥封立昕么?还当她自己是封立昕的什么人呢?这一刻的封行朗,已经无心去跟雪落坦白他才是她法律上丈夫的事实了。

“对了,我不在家时,你不许出去野!”封行朗冷声肃然的叮嘱一声。

雪落一窘:她哪里野了?你封行朗有什么资格教训她?你只是个小小的叔子而已!还真当自己是多大的官呢!

心里虽说愤愤不平,但雪落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决定大肚一回,看在这个男人心情不好的份儿上,不跟他一般见识。

“你密切注意着我哥的动静。万一他趁我不在之际有什么过激行为,你就告诉他:蓝悠悠还活着!”

“什么?蓝悠悠还活着?”雪落着实一惊。

“嗯!”封行朗肯定哼应,“这个消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说出来,懂么?”

雪落顺从的再点头。她知道封行朗的用意:想用这个消息阻止封立昕的过激行为。比如不想活之类的悲惨事件。雪落真的不敢往多了想。

“那你要去几天啊?”雪落绵声问。有封行朗离开封家的紧张和不安,似乎也有那点儿眷意。

“不确定。少则五天,多则……无论结果如何,我最迟会在第十天时赶回来。”

“好,我等着。”似乎感觉自己这样的话会让封行朗多想,雪落又补充了一句:“我跟立昕一起等你回来。”

“乖乖的……在家想着我。”男人的指腹滑过雪落白净的脸庞,随后又蜷起食指,从雪落睡衣的领口扫抚而过,勾出了雪落胸前的小吊坠,微微一用力,便落到了他的掌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