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姚泽的目中就平静下来,面对一位化神大能,绝不能先乱了阵脚,何况此人的攻击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呵呵,道友真的让老夫意外……”中年修士不慌不忙地摸了下稀疏的胡须,朝前又靠近了几步。

姚泽的双眼微凝,不想再和其废话,左手一抬,一把幽黑的尺子脱手而出,闪动下就出现在那人的头顶,黑尺上面流光闪耀,符文游走,道道黑芒闪烁。

“道友真想动手?”那中年修士似乎有些意外,说的好听是圣界下来的大人物,说穿了不过是一缕残魂,夺舍重生,想在下界苟延残喘。

姚泽没有理会,右手随意朝前一点,八魔尺微一抖动,蓦然出现八个奇形怪状的妖兽,在黑雾中若隐若现,围着那人旋转起来。

同时左手掐诀,右手袍袖一抖,一道黑色闪电一闪而没,一股阴煞之气瞬间弥漫开来,随着法诀催动,那道闪电眨眼间就出现在那人的头顶,毫不客气地一剑劈下。

面对一位化神大能,姚泽没有丝毫留手,一上来就就施展了真武三式中的“刺天”!当初这一式可以轻松斩杀一位魔界下来的后期魔将,经过这些年的摸索,“刺天”的威力更胜从前,他对这一式充满期待。

中年修士稀疏的眉毛一皱,似乎对这个令人窒息的诡异感觉很不舒服,枯瘦的双手微一搓动,一朵青色莲花凭空出现,上面灵光闪闪,微一颤动,就朝圣邪剑迎去。

对于一位魔将,即便是后期魔将,他也觉得没必要动用宝物,竟直接用灵力凝结出青莲,困住对方。

至于头顶上方的八魔尺,他的目光闪烁下,露出一丝贪婪,也看出这尺子竟是件不错的极品魔宝,当下右手猛地一抬,一只形如鬼爪的枯瘦手掌虚空一握,半空中一只青色大手闪烁而出,一把朝八魔尺狠狠地捞去。

“兹啦!”

似乎是布帛遇到了利刃,那朵灵力凝结的青莲根本没有挡住分毫,直接一分为二,溃散开来,而黑色闪电毫不客气地直劈而下。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啊!”中年修士惊呼一声,头顶青光闪动,一个青色方鼎凭空显现,圣邪剑狠狠地劈在了方鼎之上。

“轰!”

一声惊天巨响传出,峡谷内的魔气似乎受到了惊吓,朝四周席卷而飞,整个空间似乎都扭动变形,阵阵波纹携裹着魔气,剧烈的震荡。

红色身影随着魔气朝后连退几步,伸手召回了青色方鼎,望着那把黑光灼灼、冷气森森逼人的长剑,脸上的震惊之色根本无法掩饰!

而上方的八魔尺只是微一抖动,八头奇异妖兽同时发出无声的咆哮,身形同时闪动,青色大手如同寒冰遇到骄阳,还没有落下,“嗤嗤”声响,溃散瓦解。

“好,好,道友让我很惊喜……”左手托着那个小鼎,中年修士的脸上再没有了从容亲热,而是骤然阴沉下来。

姚泽伸手召回了圣邪剑,脸上无悲无喜的模样,心中却是一动,那青色大手和那朵青莲,显然都是对方灵力所聚,可给自己的感觉根本没有想象中如此恐怖,难道这些魔气压制的太厉害,还是此人没有使出力?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目光却落在了对方手中的青色方鼎之上。

方鼎不过寸许大小,四周刻满了莫名的符文,无数的浮云中,一头神兽盘踞其间,外形看起来古朴之极。

姚泽双目微眯,只见那神兽刻画的细致入微,大眼圆睛,巨口獠牙,身后还拖着两条尾巴,四周雕饰着云纹雷饰,端地神秘狞厉。

这方鼎上面传来的气息让人压抑,肯定是件宝物,姚泽吐了一口气,再望向那位化神大能。

中年修士面色变幻,原本他还想看清楚对方有什么手段,最后再施展雷霆一击,没想到差点吃个大亏,现在看来,三位大修士不见,应该和此人有关。

“呵呵,道友既然如此不自量力,老夫就告诉你,就是圣界的大魔将来此,也要小心一些!”随着笑声,身形竟诡异地消失不见。

对于此人极快的遁速,姚泽也是有些头疼,双手朝前一分,准备再次撕裂空间,没想到身形一滞,竟发觉身体如同陷入泥潭之中,一股束缚之力紧紧地压迫着自己。

“空间禁锢!”

姚泽大吃一惊,心中暗骂,此人实在是狡诈,看似隐匿身形,其实先一步施展了空间禁锢法术。

果然,那道红色身影再次晃动,又出现在原地,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在哪里都是如此。

他面带微笑,上前踏出两步,右手袍袖挥动,一道青虹闪烁间就朝姚泽的脑袋激射而至。

姚泽暗叫可惜,本来他还想引此人近前,将计就计一番的,没想到这位化神大能如此谨慎,这么远就用飞剑攻击。如果是一般的修士被这空间禁锢束缚住,只能束手就擒,可自己的身体乃赤凰晶所炼,“九转造化经”更是修炼到第六层,就是灵力也远超普通的大修士。

他身形连续晃动,那些禁锢就荡然无存,青虹转眼间已飞到面前,右拳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青虹比来时的速度更快的倒飞而去,那中年修士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此人竟有不弱自己的实力!看来当初来到这人界的时候,修为至少也在魔王之上,甚至是位圣真人!

如果抓住此人,说不定还有延长寿元的秘法!

到了此时,这位魔焰观的老祖心中竟欣喜若狂起来,一位圣真人,会有多少无法想象的秘术,至于什么魔龙精血、道统传承都抛在脑后!

姚泽站定身形,朝那中年修士望去,竟觉得他的眼中似乎露出狂热,看自己的眼光如同看到一件宝物,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没有等他再多想什么,中年修士狂笑一声,一根丈许长的血矛在头顶“滴溜溜”地旋转起来,峡谷内的魔气被搅动的一阵激荡,就似一团乌云包裹住血矛。

下一刻,一头血蛟从乌云中探出脑袋,闪动间就飞到姚泽头顶,狠狠地咬了下来。

姚泽没有直接对上,而是选择闪动身形,躲避开来,那血蛟兴奋之极,摆动着尾巴就追了上去。

化神大能的手段肯定不止于此,中年修士面带冷笑,右手翻转,随手扬起,一个金黄的小瓶就飞到半空,随着手指点动,一股青烟冒出,一道洪荒气息开始在四周弥漫,伴随着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吼蓦地响彻山谷,转眼间,空中出现一头青面獠牙的巨猿。

只见这巨猿丈许高,刚一出来,两只巨手猛地一捶胸脯,铜铃似的巨眼死死地盯住了姚泽。

“蒙奇!”

姚泽一边急闪,同时瞳孔微缩,本体当初在岭西大陆和费一武的便宜老爹决斗的时候,对方就放出一头蒙奇巨猿,虽然比眼前这个要大上不少,可这头身更为殷实,青色毛发根根毕现。

蒙奇身具上古神兽比蒙的血脉,神力无敌,而且那吼叫之声对神识形成攻击,在这修真界早就灭绝了无数年了,没想到这位化神大能会拥有一头,而且看起来决不是残魂。

随着中年修士的手指掐动,两头凶兽一前一后就堵住了姚泽。

“呵呵,道友不要客气,来到魔焰观,老夫肯定要悉心招待一番的……”中年修士面露得意,心中开始盘算是生擒此人,还是直接抽取魂魄。

姚泽面无表情地站定身形,看着两头凶兽直扑过来,双手连续结出繁奥的手印,同时口中一阵低吟,一个漆黑的光球在身前凭空出现,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漆黑光团猛地爆裂开来。

空间里的温度迅速下降了许多,无数条尺许长的冰雕小蛇在黑雾中一阵盘旋,分成两波,一前一后迎上了凶兽。

这些冰雕小蛇正是他当初解救蛛儿的时候,从那位陈姓长老手中得到的法术,并命名为灵冰蛇,而自己施展出来,威力肯定不同凡响,不但每条小蛇用魔气所化,上面还附着一丝神识,随着手势变幻,口中的法诀晦涩难明,无数小蛇纷纷亮出獠牙,围着两头凶兽一阵猛噬。

中年修士见此一幕,脸色一变,双手掐动更急,两人竟同时施法,峡谷内也变得诡异起来。

巨猿被无数小蛇紧紧缠住,连声吼叫,巨大的手掌一阵挥动,条条小蛇化为粉末,消散一空,可更多的小蛇从黑雾中飞出,似乎无穷无尽。

另一头血色长矛所化的血蛟也凶悍异常,巨口一张,数十条小蛇被吸进口中,獠牙闪动,竟大嚼起来。

姚泽冷笑一声,口中的吟唱突然急促异常,“砰、砰、砰……”

连声巨响,所有的冰雕小蛇竟同时自爆,正在施法的中年修士面色一白,心惊之下,连忙挥动道袍,两头凶兽朝后急退,可被无数小蛇包裹着自爆,哪能说走就走?

血蛟呜咽一声,再次化为血色长矛,晃晃悠悠地飞了回来,中年修士接过一看,怒火中烧,宝物上面身坑洼麻点,受损严重,能不能恢复还要两说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