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晚一听青龙蛟的话,顿时无语,这货还真是够执着啊……

不过想想,它说得不无道理,今日没有疲于应付罡风,也不需要花时间,吸收回补自己体内的灵气。

而且自己自从入了洞府,便没有下去过,更没有出过这整个洞的洞口处。

毕竟当时月凌带她下来之时,也不曾细瞧洞口环境,倒不如借此机会下去看看,她也有些好奇这罡风是如何准时准点的就入了这洞内,但又没有洞外的罡风这般凌厉危险呢?

心中有了疑惑,好奇心又被调起,不用青龙蛟再诱拐,余晚自己也打算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原地起身,对着自己双眼放光的青龙蛟道:

“走吧,咱们下去看看。”

“好嘞!”

青龙蛟一听余晚这话,瞬间来了精神答道。

二话不说,立马乖乖的窜入余晚袖口,老实趴着了。

余晚盯着左袖,无奈得摇了摇头,嘴角勾唇一笑。

转头看了一眼,闭目盘曲而坐的秦宇昂,便取下木牌,退出洞口,又在洞口摁下木牌再取出,洞口灰蒙蒙的光屏瞬间再次出现。

冬天里的美少女笑容爽朗如暖阳

随即余晚便飞身而下……

余晚这边的动静,如火星滴入水中一般,瞬间沸腾了!

估计也就余晚自己不知,她已成这里的话题人物了。

强盗“六人帮”啊!居然被这个练气十层的小丫头完虐!

还有这丫头,竟然有如此强悍的灵宠!

看来这丫头身份不简单啊,没有个大家族或是厉害的师长,一个练气十层的弟子,怎么可能契约得了筑基大圆满的蛟龙?

“快看快看,那小丫头下来了?!”

“还真是,怎么只见她不见那条蛟龙啊?”

“兴许装进储物袋里了呢,啧啧啧,谁能找到黄海涛他们几人,居然栽在这么个小丫头手里啊……想到黄海涛那张猪头脸啊,噗嗤,我就忍不住想笑,哈哈哈……”

“他们活该,哼哼,有人治了他们,我就高兴!”

“话说如今的他们几人,可算是遭了报应了,居然如个凡人似的,是半点使不出灵气,也没了以前的嚣张气焰,这两天天天被人寻仇遭虐,啧啧啧,看着还挺惨的呢。”

“听你这话音,怎么有股幸灾乐祸的样子啊。”

“切,说得你不想乐见其成似的。”

“快看……她落地了!”

“她走过来了!”

“快,快躲起来!!”

众人议论纷纷,虽是小声议论,可这环境并不大,这些话算数落入余晚的耳里。

余晚汗颜,她有这么吓人么?

众人:你恐怖不恐怖不知道,但你家的蛟龙是真的恐怖啊!

当时青龙蛟虐打王大虎几个筑基期时,他们这群小练气,实际还不如王大虎的筑基期们,看得那叫一个解气又心惊啊。

最后这蛟却卷着人,入了余晚的洞府,适才他们才知道余晚是这蛟龙的主人。

青龙蛟的实力展现的太深刻,以至于众人又都有些惊惧,自然见到余晚都躲着点,典型的余晚被贴了标签:这是个不能惹的人!

余晚也懒得理他们,自顾自的冲着岩洞入口处而去。

可就在她奔着洞口去之时,后面一道声音止住了她的脚步。

“臭丫头!你给我站住!”

余晚回头,见到眼前的一幕,有些错愕!

就见一个瘸着腿,蓬头垢面,衣服多处破损,活脱脱的一个丐帮出身的乞丐样。不过,听声音,余晚知道这货是黄海涛。

见是黄海涛,余晚倒是不着急走了。

手臂交叉与身前,一脸好整以暇的看向他。

就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都被折腾成这样了,还有胆量用这般,命令的口气跟她说话!

难道不知道他自己如此狼狈的下场,是被拜谁所赐的?

她倒要看看,他的脑神经是怎么想的?

黄海涛虽面容污脏不堪,甚至被她胖揍的猪头脸,两日已过不见消肿下去,反而感觉又肿了一圈似的,但他那双阴狠的双眼倒是半点没被这灰败样子掩盖住。

如今正用这对阴狠的双眼,直勾勾的瞪视余晚,脚步也是一瘸一拐的蹒跚走向余晚,而他身后还连带着,和他造型相仿的王大虎几人。

呵,这强盗“六人帮”,如今连余晚简单他们的样子,都有点同情这几人叫惨了啊……

呵呵……瞧瞧两日不见,直接变成“六人丐帮”了!

“臭丫头!你……你赶紧把我体内的那金针取出!”黄海涛倒是一脸愤恨的说道。

可惜这面相肿的,还真是看不出愤恨样,但这口气,余晚倒是听出来了。

后面几人也都稀稀拉拉的,站在黄海涛一旁,同仇敌忾,敢怒不敢言的瞪着余晚。

“切,你当我傻啊,你筑基,我练气,我给你把金针去了,让你有实力来对付我?有能耐你自己取了啊!”余晚忍不住要翻白眼的说道。

“臭丫头,你别给老子逮住机会,等老子恢复了,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王大虎这暴脾气的,这两日活得那叫一个憋屈,是个人都能欺负到他头上,此刻逮住正主,即便此时打不过,怎么也得过过嘴瘾吧,来日方长,等他恢复了第一个报仇对象,就是这该死的臭丫头!

余晚一听王大虎这高声呵斥,不由被气乐了,勾唇冷笑道:

“呵呵,你们还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都这时候了,不想着躲开我,还有胆子来威胁我!真当我人小没脾气是吧?”

说完,也不废话,几人体内的金针,是余晚滴血认主了的。随即她神识控制几人气海的金针,在气海里来回绞动,瞬间丐帮六人组,齐齐抱住腹部蹲了下来,还有三人直接痛呼,在地上就打起了滚。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余晚的金针,黄海涛还是仗着之前的威严,找那这个胆小怕事的弟子,来取出金针。

可是别管练气还是筑基,就是没有一个人能把这金针取出的,别说取出,就是让它位移一个都很难,就这么倔强的扎在气海之处,坚守阵地不挪移一寸。

折腾半天,最终让黄海涛几人知道,这金针只能是它的主人亲自取了,才能逼出体外。

无奈,他们只能等余晚出现,再三她取走这枚金针!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作威作福惯了,有求于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

即便此刻落魄了,还把自己当爷来命令人?!而余晚又是个倔脾气,不按套路出牌的主,两相碰撞,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嘛!

黄海涛此刻腹痛难受,心中恼怒余晚,又有些后悔,因对余晚太过愤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面对余晚心中总是难平,不该如此冲动暴露自己的情绪的。

如今让余晚有了戒备之意,甚至对他们二话不说,就是控制金针作妖刺激他们。

再这样下去不行,强硬不行,那不去反其道而行,试试?

什么也不如自己的命重要,不就是伏低做小么!只要能取出金针,其他就都好说了,到时候这小丫头……哼哼!

“我……我错了,小姑娘,你莫要绞动这金针了,疼得我都受不了了,求你,求你把这金针去了吧!”

黄海涛一改常态,突然反常的示弱,倒是让原本趟地上的几人,整得大家都是一脸错愕!

啥时候起,他们实力大佬的黄海涛,居然在求人?!

别说他们,就连余晚都有些错愕!

尼玛,你最开始还跟我这一副对质到底的架势,结果转脸你就扮弱装可怜真的好么?

整得余晚都没了兴致,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余晚不屑的撇撇嘴,停止了对他们的金针绞动,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便道:

“行了,也别在我这装可怜演戏了,可怜之人往往就是有可恨之处,我都不主动找你们麻烦,反倒是你们三番两次的来挑衅我,哼哼,现在来卖惨,也太不走心了吧。”

“还有,这金针你们也别想了,在我离开之前,我是不会给你们取了的,别再烦我,若是惹烦了我,便一辈子都不给你们取出来!”

“你……”

王大虎一听,这暴脾气的瞬间就要开骂,刚要说什么刺耳的话时,被他身旁的黄海涛,伸手一扯他胳膊,打断了王大虎将要出口的粗话。

而他自己则是态度恭谦,一脸你说什么都对的样子道:

“是是是,我们不耽误你的时间了,这就离开。”

余晚见前后判若两人的黄海涛,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这黄海涛这转变得太快,有些应接不暇,哼,准没憋出什么好屁!

余晚狐疑的看他一眼,这黄海涛依旧一脸恭敬的,低眉顺耳的做派。

余晚不想理会他们,转身奔着洞口就走了过去……

黄海涛在余晚进入洞口甬道之时,原本恭顺的眼眉,此刻一点一点的变得阴沉狠厉,眼神微眯的看着余晚消失洞口处。

“那小子准没好事,浑身气息都透着我有阴谋的样子,蛟不喜欢!你可别上当啊。”青龙蛟说出他对黄海涛的反常现象,说道。

“嗯,我知道,我会小心的,话说,你感应到你之前所说的灵气气息了么?”

一人一蛟,一边走着,一边闲聊道。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