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你t说我什么?!”

“别闹了,你们t的毁了我的瑜伽课!!!”

这天,陆齐一走进麦可的豪宅,就听到了厨房方向传来的喧闹声。

“来得真不是时候…”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陆齐还是努力嘴角上扬,摆出笑脸,跨入“战场”:

“有人刚刚说了瑜伽吗?”

此言一出,厨房内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他。

开放式的厨房内,站着四个人。

麦可、吉米、阿曼达,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南美男人。

从这位老哥的装束来看,陆齐很轻易就猜到他的身份——阿曼达的瑜伽教师。

外人的出现,让本来充满硝烟的气氛,戛然而止。

媚眼女生俏丽可爱暖人心

不愿意把家丑外扬的麦可,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艾利克斯?你怎么来了?”

感受着空气中的一丝尴尬,陆齐瞥了瞥一旁表情不太自然的吉米,不由出声道:

“噢,也没什么,就是过来找吉米,看他有没有空一起出去玩。”

“找我?”肥宅一脸懵逼。

“对呀,你上次不是说,华国功夫很酷,想学两招吗?我正好今天有时间,就过来看看你要不要一起练练手什么的…”

陆齐来这里的目的,当然不是他嘴上所说的那般。

他过来,其实只是日常串门。

只不过,刚好遇上了麦可的家庭纠纷,急中生智想出来的借口罢了。

他才不想掺和到麦可这一家子的麻烦事里…

闻言,麦可有些狐疑地看着自己的肥宅儿子,满脸写着不信,

“你想学功夫?真的?”

吉米楞了楞,突然看到陆齐向自己使眼色,突然反应过来,

“呃,是呀,我”

“这样就对了,出去走走什么的,总比整天呆在房间里,跟人在网上互喷要好得多…”

“对了,吉米,你姐姐去哪了?怎么没看到她?”

说罢,麦可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愤怒再次涌上脸庞,“淦!她该不会又去面试什么狗屁电影公司的招人广告了吧?!”

上次崔西被a片公司的人,骗到游艇上,还是老麦亲自去把她给救出来的。

更正一下,是“硬拉”出来的。

崔西可不是自愿离开那艘会让年轻女孩,自动脱掉裤子,张开双腿的漂亮游艇…

被突然问及的肥宅,如同被老妈抓到在房间里看黄色杂志般,变得支支吾吾的:

“呃…她…她…”

越是这样,麦可越是觉得有蹊跷,不禁用极具压迫感的眼神,紧紧盯着儿子,问道:

“吉米,崔西到底去哪?”

迟疑了一会儿,吉米还是把自己姐姐的行踪,说了出来:

“她去参加电视试镜了。”

“什么?!”

摊了摊手,吉米一脸无辜地说道:“是呀,她去参加《出名或出丑》的试镜。”

“你t在说什么?!”

听到节目的名字,陆齐嘴角一抽,有些无奈地捂住了额头,

他也听过这个节目的名字。

《出名或出丑》,是一个洛圣都本土制作的综艺节目。

虽然比不上一些非常知名的脱口秀和综艺节目,收视率也一般般。但是,由于节目的独特性,至今为止,已经播出了十四季,也算是洛圣都的长寿节目之一。

但是,重要的不是这个节目,而是崔西去参加这个节目,以及原本会发生的事情。

由于蝴蝶效应的缘故,导致了崔佛依旧不知道麦可还活着,也没有来找他。

也没有触发与麦可一起去救崔西的剧情。

现在可好,偶然来串门的自己,摊上这事儿了…

就在陆齐苦恼着,要不要插手这件事的时候,麦可跟吉米的对话,依旧在继续着。

“你知道的,就是那个名嘴们批评表演者才艺的节目。她很喜欢那个节目,你们应该知道的。”

“她有什么才艺?”

“跳舞。”

“噢老天耶,她舞跳得不是一般的差…”

听到麦可这句发自内心的吐槽,站在一旁的阿曼达,有些不满地出声喊道:

“麦可!”

没有理会老婆的叫喊,麦可继续问道:

“那她现在呢?现在在哪里?”

“花园银行体育场。”

这时,在内心权衡过后,陆齐还是决定了

崔西虽然像许多怀有明星梦的叛逆少女一样,。但是,说到底,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天真单纯,不懂社会险恶的十七岁女孩。

如果真的让她被那些娱乐圈的渣滓们羞辱、玩弄,崔西就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崔西。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陆齐是麦可的话,自己也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被那些混蛋欺负。

想到这里,陆齐不由插嘴道:

“我听说那个节目的节目主持人,还有评委,都是混蛋,总是喜欢把参赛者踩得一无是处。很多参赛者参加完节目之后,都或多或少地的精神不振,有的人还患上了抑郁症…”

闻言,麦可更加生气。

一想到可能会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的坏事,气不打一处来的他,不由一拳砸在餐台上:

“淦!她怎么就不能好好的去购物,或者出去玩吗?!”

“我去把她带回来…艾利克斯,你跟我一起?”

闻言,早有准备的陆齐,耸了耸肩,应道:

“没问题,老兄。”

“抱歉了,吉米,我们改天再约吧。”

拍了拍吉米的肩膀,陆齐就跟在麦可身后,一同走了出去。

。。。

开着麦可的那辆黑色奥迪,两人很快便来到位于戴维斯大街的花园银行体育场。

把车停在体育场大门前的停车位,陆齐注意到了大门前的广告牌上,正是《出名或出丑》的试镜广告。

两人对视一眼,便加快脚步,径直走进体育场的主场馆内。

一走进大厅,陆齐便发现,目光所及是一些穿着奇装异服,或者背着各种乐器的参赛者,在练习着各种才艺。

有唱歌跳舞的、有bbox的,也有杂技魔术的。

由此可见,这个节目对于普通人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了…

看到刚刚走进大厅的陆齐与麦可,一个手里拿着登记表的工作人员,迎了上来:

“先生们,你们好,请问你们的名字是?”

对方似乎把陆齐两人也当做了来参加试镜的参赛者。

陆齐也没有否认,上前半步,微笑道:

“是的,我们是跟崔西·迪圣塔一起来参加试镜的,我们路上有点堵车,所以来晚了。你能告诉我们在哪里试镜吗?”

“可是登记表上面没有你们的名字…”

没等对方说完,陆齐直接掏出了一张五十块大钞,放在对方的登记表上,意有所指地说道:

“我想你肯定是忘记写上去了,对吗?”

“哦…噢,应该是这样。”

非常干脆地把钞票放进口袋,工作人员扭过身子,指着身后的一个走廊通道,说道:

“演播室在那边,他们现在应该在里面试镜。”

“谢了,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