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泽急忙转身,刚好看到一道影子急闪过来,却是一个几寸高的婴儿,看那慌张的小脸,正是那海龙王,而他的身体竟消失不见!

海龙王站在姚泽另一个肩头,身形微微颤抖,小眼中满是恐惧,“姚道友,我……”

姚泽定神望去,这才发现脚下的通道竟莫名其妙的少了一截,这空间通道正在坍塌!

一时间,他只觉得头皮发麻,没有再犹豫,转身就飞。

两位元婴体都是满脸的慌乱,小眼睛乱转,此时他们的能量正缓慢的流逝,如果不尽快找到肉身,要不了多久就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眼前倒有一个肉身,可这位姚道友处处显得高深莫测,两人哪里敢轻举妄动?

似乎清楚二人的想法,姚泽突然停了下来,右手翻转,一个灰不溜秋的蒲团就出现在手中。

二人不明所以,阮道友忙问道:“姚道友,为什么不走了?”

姚泽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两位,这通道不知道通往何处,也不知道多久可以出去,如果一直待在外面,估计两位连一个月也很难支撑,不如躲进这个宝物内,至少三五年没有问题。”

“不,不行!”两个小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小手连摆,如果真的被收进宝物,生死不在别人的一念之间吗?

“哼!”

姚泽冷哼一声,手中的蒲团直接飞到头顶,“唰!”一道灰光蓦地出现,直接照在整个通道间。

被风吹过的清纯MM

“啊……”

似乎被开水烫到一般,两位小人竭力地尖叫起来,脸上布满绝望,手脚乱舞,可在那灰光中,任何挣扎都是徒劳,身形慢慢飘起,很快都被蒲团吸了进去。

这两位都不是什么善茬,此时更不能有什么妇人之仁,随手收起了寂灭蒲团,继续向前飞行,不过他的速度要慢了许多。

虽然他如今对空间裂缝的感悟比较深刻,可在这片陌生的地方,熟悉起来至少也要三四天,就怕身后坍塌速度会不会加快。

三天以后,他的速度要快上不少,不过依旧谨慎地飞着,这里的空间裂缝不算很多,又过了三天,他的身形已经快如闪电了,只是当他刚止住身形,躲过一道空间裂缝时,突然眉头一皱,竟站在那里沉思起来。

很快他身上冒出缕缕黑雾,不紧不慢地朝前飞去。

一个时辰以后,一道黑色身影停在姚泽面前,这位中年男子脸上发青,修为却是中期魔将,此时正疑惑地看着姚泽。

“道友从哪里来?”

姚泽心思急转,眉头微皱,“我从哪里来不是很清楚吗?有事?”

他说的模棱两可,对面那位中期魔将却有些明了,“哦,道友既然是从圣界而来,路上可曾遇到什么事吗?”

“自己从圣界而来?那他……”姚泽的面色不变,心头翻滚,“难道此人从魔界的一个下界上来的?”

虽然心中转动不停,可他摇摇头,口中却淡淡地说道:“道友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人,哪里会有什么事?”

那中年魔将面带疑惑,终于还是点点头,“道友这次是来传达命令的吗?”

“道友,这是你该问的问题吗?”姚泽脸色一正,双眼闪过厉色,明显十分生气。

“哦,是我失言了,信使勿怪,走吧,金大人应该在外面等着了。”那中年魔将青脸微变,连忙岔开话题。

姚泽一副不可置否的模样,随着那人一前一后的飞行。

一路上他的心中翻腾不已,金大人!让一位中期魔将称为大人的,肯定是位后期魔将!大修士!

如何面对一位大修士?

两人飞行一会后,姚泽突然加快速度,很快和那位中年魔将并肩飞行,在这丈许的通道里,两人并肩前进,却是有些拥挤。

那中年魔将身形稍慢一点,准备和他拉开距离,没想到姚泽突然停下身形,那中年魔将险些撞了上去,口中忍不住埋怨道:“信使,你……啊!”

声音戛然而止!一双大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脖子!

中年魔将实在无法相信,这位从圣界过来的信使竟会突然对自己出手!他想问对方为什么?可根本无法开口,只能用愤怒的眼神表达心中的疑惑。

姚泽没有任何迟疑,左手对着他的腹部连续点动,右手松开时,那位中年魔将已经萎靡在地,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这信使竟制住了自己的元婴!他想做什么?

很快他就明白过来,这人竟想拘出自己的元婴!

姚泽根本没有理会他的疑惑,双手连续打出法诀,很快从那人头顶冒出一个小人,脸相和这中年魔将长的一样,只不过本体双目紧闭,气息无,而这小人却是满眼的惊恐,手脚乱舞。

搜魂一位中期魔将,得到的信息肯定很少,可姚泽别无他法,马上要面对一位大修士,而且前方到底是哪里,这些只能碰碰运气。

他右手覆在婴儿的头顶,法力运转,那婴儿拼命的挣扎着,睚眦欲裂,嘴巴无意识地开阖着,姚泽根本不为所动,半个时辰以后,他才收起右手,眉头却依然紧皱。

再看这婴儿,已经奄奄一息,虽然这元婴体魔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可真圣之气还保存完整,他双手又打出两道法诀,一道道金线朝他口中飘来。

他舒畅地*一声,暂时忘掉了那些烦恼,再看那婴儿已经变得透明起来,只能勉强有个人形。随着他松开右手,那婴儿直接消散不见。

看着地上的那具青脸肉身,他眉头一动,伸手捋下了那枚储物戒指,然后把肉身直接收进了青魔囊内,这才继续向前飞行。

这次搜魂,所得极为有限,只知道此人念念不忘的祭坛爆炸,金大人可能要惩罚自己,别的都十分模糊。

想着一位后期大修士在洞口等着自己,他心中有种无力感。

在化神大能很少出手的修真界,大修士已经是无敌的存在。这通道另一端如果还连着遗落界,他宁愿回去,也不愿意面对一位大修士。

在此人的储物戒指里,所谓的魔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里面还有三十多个玉瓶,仔细辨过,竟是魔元丹!这才是他最需要的!

本体晋级之后倒炼制了一些,这分身一直无暇和本体汇合,现在竟跑到这个不知名的空间通道里,有了这些魔元丹,自然可以加快恢复。

他毫不犹豫地吞服了一粒丹药,对那些圣玉什么的也无心细看,稍微调息一会,接着向前飞行,手中拿着一个拐杖,这拐杖长有丈余,顶端有一只黑色三头鸠,雕刻的竟活灵活现。

手摸着那鸠妖,心中却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禁有些奇怪,神识放开,仔细观察,这三头鸠咬竟被活生生炼化在这拐杖上!

魔族人的炼器手法竟如此奇妙,本来这拐杖只是件上品魔宝,加上这头鸠妖,威力肯定不同一般,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炼化。

接下来倒没有遇到空间裂缝,他的心中慢慢也有了些计划,就是不知道所谓的大修士,自己和他们的差距有多大?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计策都是浮云!

一天后,当他看到前面那个丈许的洞口终于传来一丝亮光,他知道那就是出口了,深深地吸了口气,身形一闪,就站在了洞口处,还没来及观察,脸色竟是一愣,接着一阵狂喜,此时他清楚地感应到本体了!

这是神武大陆!

无尽的大海上空,一道蓝色的身形正忽快忽慢的变幻着,突然身形停了下来,海面上空竟响起一阵狂笑声。

“哈哈……分身竟然出现了!”

姚泽心中大喜过望,他没有想到分身竟会突然出现,现在两者建立了联系,肯定都在修真界!

瞬间他就明白了分身的心中所想,原来这家伙竟跑到一个叫遗落界地方,难怪会失去联系,不过马上他的脸色又变了,差一点叫出声来:“什么?大修士!”

竟有位大修士在等着他!

他再无心赶路,直接凌空坐下,把自己这一年参悟的“鲲鹏九变”第六层和第七层再推演一番。

黑衣也瞬间明白了本体的经历,“鲲鹏九变”的第六七两层也完掌握,只是他还没有从惊喜中清醒过来,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道友是谁?”

“啊!”姚泽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朝下望去,只见这里竟是一处洞府,四周近百道身影都恭敬地站着,地面上一片狼藉,似乎经历了一番爆炸。

中间站立一位乌冠金袍的身影,此人面目一直被一层若有若无的黑雾遮掩,似乎无法分辨。

姚泽心中一凛,这人身上的气息如同大海一般,磅礴,幽深,大修士!

他心头急转,面带恭敬地施礼,“请问是金大人吗?在下黑衣是圣界派来的信使。”

“信使?黑衣?”那位金大人明显有些疑惑,“你没有见到弓松?”

“哦,弓松道友啊,他现在正在察看空间通道,这次在下来的时候,通道有些异常,弓松道友还说,请金大人亲自过去察看,这通道千万别出什么问题才好。”

“异常?莫不是弓松稳固通道出现了问题?快,头前带路!”这位金大人不再淡定,如果和圣界的通道出现问题,这个责任谁也无法担待。

姚泽当然没有异议,转身就朝通道里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