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

闻言的云梦楼怒火中烧。

她何时遭受过这样的羞辱?

这苏合,着实过分!

“我今天不会放过你的!”

云梦楼紧咬银牙。

张胜天同样义愤填膺,

“你个废物,面对云家小姐,还敢如此狂妄,真是不知死活!”

其实,他心里头早已经是乐开了花。

这苏合,主动招惹云梦楼,无疑是在找死啊!

“苏合!”

林若兰突然发出暴喝,

清凉盛夏的一夜

“赶紧给云家小姐道歉!”

“道歉?”

苏合有些疑惑,

“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道歉?”

“你还不知道这云家小姐的身份是吗!”

林若兰急得都快要哭了,

“她可是云虎山云家的人!”

云虎山?

后知后觉的苏合,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传闻,这云家屹立百年不倒,经历了三朝五代,是真正的古老世家!

底蕴之深厚,无人能及!

无论是在政界,商界,乃至于军界,都有着深不可测的关系!

只要它云家金口一开,任凭你是什么张家王家,都得通通灭亡!

夏以南,无疑以这云家为尊!

“难怪难怪!”

苏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

张胜天不禁嘚瑟大笑,

“现在你意识到自己招惹了怎样的大人物了吧?不过后悔已经晚了!”

云梦楼注视着苏合,也是发出了一道冷哼声,

“我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你现在若是向我道歉的话,我兴许还能够原谅你。”

张胜天有些急。

这丫头,终究还是心软了些。

不过……

“道歉?”

“真是好笑。”

“我苏某人,何错之有?!”

苏合挑眉,意气风发,双眸如剑,直刺对方。

旁人惊恐万状。

这苏合,居然如此不识好歹?

“好!很好!”

云梦楼气得银牙咬碎,

“给你机会,你不要,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说罢,她纤纤玉手猛然打出,直击苏合胸口。

狂风猛恶,气势如虹!

苏合微笑,云淡风轻,

“原来是名练家子,难怪敢如此嚣张。”

云梦楼更怒。

她自幼习武,在家族当中,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就连她二叔都是赞不绝口。

可这苏合态度,却如此轻蔑,着实恼人!

云梦楼决定不再保留,力以赴。

‘我要给他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然而,还不等她来得及反应,苏合的手,便是精准地扣住了那只雪白的手腕。

她的力量,瞬间被封住。

云梦楼大惊失色,

“你……”

话还没说出口,下一秒,她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膝盖忍不住一软。

“扑通!”

云梦楼直接就是跪下了。

静!

四周一片死寂。

众人,有一个算一个,皆是瞠目结舌!

云家千金,就……就这样跪下了?

“小丫头,那张胜天几次三番羞辱我践踏我,今日更是想要我的性命。”

苏合站在她的面前,淡淡开口,

“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何不可?可你为何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横插一脚?仔细想想,你与那些纨绔子弟,又有何分别?”

云梦楼听着这番话,心中不禁一动。

难不成……

自己真的搞错了?

苏合才是受害者?

她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这张胜天的劣迹,所以,自然是信了苏合的话。

“道个歉,我让你起来。”

苏合抓起酒壶,给自己斟满一杯,细细品尝着。

云梦楼脸火辣辣的一阵疼。

让她低头道歉?

这未免也太难堪了。

以她那高傲的性子,着实是做不到。

再说了,她还有一张底牌没有打出。

“呵呵。”

苏合突然笑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看向头顶,

“楼上的这位朋友,你家小姐都已经跪下了,还有必要躲躲藏藏吗?”

什么!?

云梦楼大吃一惊。

他居然感知到了自己底牌的存在!?

“哗啦!”

楼顶顿时就是破开一个大洞,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出现了。

男子燕颔虎须,浑身英武气十足。

他的目光如刀,寻常人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张胜天等人,齐齐低下了头,只感觉面前的男子如一头猛虎!

唯有苏合,泰然自若。

“二叔!”

云梦楼见来人,美眸顿时泛红,只感觉自己万分委屈。

“小子,敢羞辱我云家的人,你死定了!”

云家二叔闷声如雷,

“小梦楼,你放心,二叔会替你做主的!”

云梦楼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有些兴奋。

家族当中,二叔对她是最最宠爱的。

今日,羞辱了她的苏合,不可能会有好果子吃。

“哼!现在你后悔让我跪下了吧?”

云梦楼咬着红唇,瞪了苏合一眼。

“你当真觉得你二叔能出这个头?”

苏合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

他有慌乱吗?

没有!

有不安吗?

同样没有!

“你别得意!”

云梦楼气得胸口起伏不断,

“我二叔武功盖世,不是你这个阿猫阿狗能够想象的!”

云家,那是古老的武道世家。

武道传承悠远。

而在云家当中,又数二叔的武功最为高强。

他苏合,不过只是一介年轻人罢了,怎么可能会是自家二叔的对手呢?

云家二叔也是非常不爽苏合的态度,口中冷笑不已,

“真是够狂!只是,我不知道你在领教过我的本事之后,还敢这么嚣张吗?”

说完,他便是悍然出手。

如砂锅般大小的拳头,猛然轰出!

劲风滚滚,犹如刀刃,刮得人脸颊生疼!

云家二叔一出手,便证实了他的强大。

他绝非是那种花拳绣腿之辈,并且,那股腥风足以证明,他曾经杀死过人!

“凑合。”

然而,面对如此一拳,苏合只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反手轻飘飘地拍出一掌。

这一掌,绵

软无力,似乎并没有什么威力。

可是,云家二叔那霸道刚猛的一拳,却难以寸进半步!

“什么?!”

云家二叔惊愕。

自己的力量,居然如泥牛入海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

云家二叔惊恐之余,瞥见了苏合嘴角那一抹淡笑,

“该我出手了。”

不知为何,云家二叔的心脏竟狂跳不止,头冒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