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两名男老师咬牙切齿,可是又的确不好阻拦这个怪人记者。..cop> “哼,我们还是好好相处吧。”

记者自得地笑了笑,径直走向客厅,经过高成身边时却微微一怔,脸上略带上一丝疑惑。

“嗯?”

因为本身就是媒体记者的关系,他对各类名人都还算熟悉,只是高成现在看起来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和报纸上差别还不小。

重新回到客厅,因为怪人记者这个不速之客,原本高兴的氛围变得沉沉的,都不怎么愿意说话了。

高成思索着看向在壁炉便烤火的怪人记者。

外面风雪越来越大,连门口的车子都被雪所掩埋,远处的景象已经完看不到,别墅几乎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除了电话联络,暂时是无法再离开了。

如果怪人记者说的是真的,三年前一定发生过什么相关的事情,可惜怪人记者一副很难打交道的样子,其他人也不怎么愿意说……

“都是这个人害的,”园子抱怨道,“本来好好的,现在一点都不高兴了。”

“园子,”米原老师抱着床单经过,“别管那个人了,来帮我给大家铺床吧。”

“好!”

“小兰和那个小弟弟,你们就到厨房给负责晚饭的中村老师帮忙,至于城户……”米原老师看了看怪人记者,拜托道,“城户你留在客厅这边就好了。”

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

“城户?”烤火的怪人记者身形一顿,眉头跳了跳,回头看向仿佛大男孩般的高成。

“难道是那个……”

高成回过头迎向怪人记者视线,他也不怎么放心这个记者,看样子和几名小学老师冲突很大,又似乎被什么人特意找来,遭到杀害的可能性不小。

当然,现在想什么凶手与被害人的事情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不只是信息不足,还很容易先入为主被误导。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成直视着怪人记者问道。

“哼,我猜得果然没错,”怪人记者轻笑着打量起高成,“你果然就是那个人……”

高成皱了皱眉头,想要继续追问,别墅二楼却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

“园子?”

“发生什么事了?”

顾不上再找怪人问话,高成几个跨步和小兰等等匆匆赶到二楼,最后发现有一间房居然被从里面反锁。

“城户……”园子无力抓住勒起脖子的绳子,意识越来越模糊。

“园子!你在里面吗?到底怎么了?”

“咚咚咚!”猛烈拍门声中,小兰直接一脚踹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园子还有米原老师倒在地上。

“园子!”

小兰哭声抱住园子:“园子!求求你,快睁开眼睛啊!园子——!”

“她只是睡着了而已。”高成轻呼一口气放下园子手腕,看了看园子脖子上清晰的勒痕,又检查过旁边米原老师的状况,最后视线落在敞开的窗户上。

“呼——!”

风雪中一串清晰脚印延伸开去,高成将园子交给小兰照顾,神色紧凝地跳出窗户循着脚印追击,结果却发现脚印最后延伸到了别墅大门口。

“这是?!”

凶手还在别墅里……

高成面色难看,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脚印边。

终于还是有身边的人遭到波及了,不可饶恕!

一楼卧房,高成把昏睡的园子抱到床上,众人跟着围在一旁,中村老师则在帮米原老师处理伤口。

米原在被暗中的凶手用手帕迷晕时因为抵抗,头部撞到了墙壁,而后续赶来的园子则是被凶手勒了脖子。

两人手背上都被凶手用口红写下了一个字,分别是“”和“na”。

“园子怎么还不醒过来?”小兰守在床边担心道。

“一定是吸了太多麻醉药,”中村实里开口道,“等一会就好了。”

“可是脚印真的通到大门口吗?”米原老师忧虑道,“那样的话凶手不就还在别墅里吗?”

“这一点应该没有疑问,凶手就是这个别墅里的人没错。”

高成思索着看向众人:“出事的时候你们都在什么地方?”

“我在洗澡啊。”

“我一个在自己房里听音乐……”

两名青年老师奇怪看着一脸严肃的高成:“你这是什么口气啊,难道怀疑我们是凶手吗?”

“哼,”怪人记者靠在门口,沙哑笑道,“你们难道都还不知道吗?他就是那个现代的左文字侦探,城户高成啊!刚开始因为和工藤新一神似还被称呼过工藤新一第二……”

“侦、侦探?”

几名老师的视线部集中到高成身上:“城户……居然就是那个名侦探!难怪好像在哪见过……”

“各位,”高成心里只有这次的案子,面对众人问道,“可以告诉我三年前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没等几名老师回话,怪人记者声音压抑道:“三年前,杯户小学有一个叫作望月美奈子的小女孩上吊自杀,虽然说是因为考试压力太大,但我却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说着记者阴阴笑了起来:“现在看来是有人想为死去的望月美奈子报仇了,在场这些老师可是都脱不了干系,对吧?当时担任级任老师的米原老师,还有望月美奈子排球社顾问的坂井老师……”

记者视线如同刀子般扫过几个脸色难看的老师:“对了,中村老师,你当时应该也能阻止她自杀的,身为保健老师的你,和望月美奈子最熟吧?还有下田老师也是……”

“可是先不说我们有没有责任,如果因为美奈子自杀就报复我们,未免太荒谬了吧?”坂田老师打断道,“我想肯定是杉山老师在恶作剧啦!”

“这样也能叫恶作剧吗?”米原老师反应强烈,“我还好,园子可是被勒了脖子啊!”

“你们给那个杉山老师打过电话吗?”高成冷静道。

“啊,打过了,可是只有电话留言。”

“可恶,杉山那家伙到底要做什么?”

几名老师吵吵闹闹的,看得高成直皱眉。

尽管他有些怀疑这些人,却没有什么头绪,还有那个杉山老师也是个问题……

陆续盘问完几人后,高成独自留在卧房照看园子,其他人则是先去准备晚餐的事。

“大家最好不要单独行动,凶手现在很可能还在这个别墅里。”

“放心好了,我们都待在客厅应该就不会有事吧?”

“城户……”柯南还想和高成交流一下,却被旁边小兰拉住。

“小兰姐姐?”

“嘘!”

小兰看了看皱眉思索的高成还有昏睡的园子,不由分说地把柯南带出房间。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