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毅面色惊讶,但好歹也没有说什么,半响看向前方,手中的毛笔一丢,本来打算快点统一,但这个系统实在是太………

“我说系统!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传送到三国啊,哪里我看比这个轻松了不止是一星半点啊!”韩毅面露苦楚,眼中闪现出一丝丝的不耐烦,你说灭都灭了还带复活的,这是不是有点奇葩啊。

“叮,宿主如若正的想去三国,系统也可以满足你!”

“呃!算了吧!从头再来还是不要了吧!”韩毅玉面惊恐,看的他脸色一变,这个系统还真是想一个他出一个,到时候这边战国一统后,自己正在享受,他又把他传输到三国,到时候他哭都没有地方苦了。

同时南方的实力也渐渐开始变得不太安分了起来,韩毅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南方的变化,刘邦的崛起已经成为的事实,外加上吴国越国瓜分了楚国的领土,项羽现在想要南下恐怕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启禀大王!”高力士在后面缓缓走来,双目微微一转,打量着韩毅,发现地下被韩毅扔了的毛笔,高力士心中一惊,但也是细细的打量了韩毅一番,发现韩毅并没有什么发火的印迹,高力士这才放下了心来,缓缓上去道。

韩毅一看高力士,面色不解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启禀大王,吴…越…已经一个叫周勃的蛮族要求觐见大王,他们好像是有事情要求见周天子!”高力士说出了他们此行的意图,顺便捡起了地上的毛笔,用自己的衣袖将其擦拭感觉,端端正正的放回到桌子之上。

韩毅双手插着口袋,开始闭目养神:“他们此行前来的意图是什么!或者说他们干什么”

“听他们说,好像是要封王为之”高力士轻声细语,眼中闪现出一丝丝的精锐。

“封王!”韩毅黑色的双瞳缓缓睁开,如鹰目坚,俯视着下方的高力士,四周的气氛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高力士一看,背后渐渐被汗水所打湿,半响道:“大王如若不愿意,就将他们赶回去吧”

中分气质型美女唯美写真

“此事不可马虎,一来是彰显我国之国力,而来恐怕有人是想以此来多生事端,周天子如今现在可在阳翟!”韩毅表情严肃,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向后面,随手拿起自己架子上的宝剑,一力而拔,剑面如镜,从这里韩毅能够看去自己的样貌。

“周天子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就一蹶不振,整日寻欢作乐,大王依我看,我们要不要将他……!”高力士面露试探。

韩毅一听,手中的宝剑随手一收,回头看了一眼高力士,面露杀机,道:“谁给你妄言朝着的权力,谁又让你杀周天子!”

“大王微臣知错,还请大王饶恕………!”高力士一见韩毅这副样子,立刻跪伏在地,磕头求饶,脸色难堪,而韩毅眼神的杀意,令高力士身后的冷汗又多了一层。

韩毅拿着手中的帝恨漫步走去,高力士一看韩毅靠近过来,眼中的恐惧只增不减,磕头如捣蒜一般:“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小奴以后在也不敢了!”

韩毅移步到高力士的身后,望向渐渐升起的太阳,随即带:“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多谢大王不杀之恩!“高力士如释重负,头上的汗水如东珠般落下,渐渐打湿了地面。

韩毅伸了伸拦腰,半响道:“告诉韩思忠,将阳翟收拾好,孤不日带领他们去,你现在先将他们带过来吧!”

“诺!”高力士爬了起来,拎着自己的衣服,快速的向着殿外走去。

“封王…………!”韩毅喃喃自语,天下的诸侯国楚了几个小国,其他的都开始封王了,大如秦国,小如中山,一个个的都是如此,而吴国本就为王,那他们来这又到底是何意呢。

半响,只见高力士带着三人走来,者三人个是不一样,靠左一人,手中拿着一个竹简,面色显得平淡,头戴发管,面冠如玉,身长七尺,卧蝉眉,八字胡,身传黑衣,他还其他两人唯一的特点就是他的肚子比其他两人大,虽然面如白玉,但一胖毁所有说的就是他。

中间一人倒也是仪表堂堂,身长七尺,手里拿着一份书简,看着韩毅面带笑意,头发到也不扎起来,随意的披在自己身后,到也显的英俊潇洒气宇不凡。

另一人和这两人就显得格格不入,他身穿重甲,腰间的佩剑也被卸了下来,胡子如钢针般散落在胡子下方,双目如电,比前面两人长的高一些,表情严肃,面色显黑。

“吴国朱埭见过韩王!”

“越国张昭见过韩王!”

“山国周勃,奉我家大王之令,见过韩王”

三人的气场各不一样,但韩毅万万没有想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朱棣,竟然是一个胖子。

韩毅挥了挥衣袖,平静道:“你们三人所来的目的,孤已经知道了,但孤也做不了封王的主,这样吧,你等随我去见周天子,你等看如何!”

“既然韩王如此有诚意,我吴国就却之不恭了,我常听我父亲说,天下英雄当推韩王为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朱棣拍了拍自己大腹便便,双目带着笑意,时不时看着另外两个来使,冲他们笑了笑,以此来显示友好。

韩毅看着朱棣,心中暗自感叹,难怪这个家伙能够当皇帝,完全是一个笑面虎啊,而且非常的能忍,怪不得………怪不得啊…………

“来使不必客气,来人赐坐!”

“韩王不必着急,我吴国之事另当别论,今日我等先献上一礼,我父亲愿意以五万奴隶,外加二十万石,好大王做一笔交易,只要韩王愿意,我等必然可结秦晋之好啊!”朱棣一笑道。

站在一旁的张昭也忍不住了,随即道:“我家主公也欲和韩王修好,令我等送粮十万石,另外还有一事和大王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