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生径直走到了万天朗身前,不等万天朗反应过来,一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

啪!

万天朗健壮的身躯,直接被何生一耳光扇飞。

何生还不消气,顺手在旁边抓了一把椅子,冲上去对着万天朗的脑袋就是一砸!

万天朗被打得抱头鼠窜!

“何生!”秦静喊了一声。

何生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阴冷的看着万天朗。

“小子,你敢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谁不?”万天朗吼叫着,一脸凶色。

何生一P股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眼神冰冷的说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还钱;第二,哪只摸了我老婆,自己剁了它!选吧。”

“靠!你装你妈呢!”万天朗撑着身子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何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秦静急忙上前,在何生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算了何生,这家伙不是好惹的!”

何生看着万天朗,轻蔑一笑:“是么?那我倒是要看看,有多不好惹!”

卷发女孩蕾丝纱裙白嫩香肌优雅气质私房写真图片

听得这话,万天朗冷笑了一声:“小子,敢在我万天朗面前装比,我看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说着,万天朗将一根指头弯曲,塞进了嘴里,吹响了口哨!

口哨声一响,何生听到门外传来不小的动静!

几秒后,何生回头一看,门外已经站了黑压压一片的人。

站在最前方的,还是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子,装啊!你继续装啊!怎么不叫唤了?”万天朗大声的吼叫着:“还想剁我的手?老子今天把你大卸八块!”

何生压根就不搭理万天朗这只疯狗,而是死死的瞪着林宇。

“何生!想不到你还有今天吧?”林宇慢慢从房间外走了进来,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

何生摊了摊手:“的确没想到…”

林宇的出现,何生还是很出乎意料的,本来以为只是这个万天朗难搞,但没想到,这个万天朗居然和林宇有关系。

“你没想到的多得去了!”林宇恶狠狠的说道:“看到了吗?外面有一百多号人呢!你不是能打吗?你打呀!”

“我告诉你何生,识相的,就乖乖把你老婆借给天狼哥玩玩,这样,天狼哥气消了,兴许还能饶你一命!”林宇说着,看向了万天朗:“是吧天狼哥?”

“没错!”万天朗冷哼了一声:“小子,这个时候,就别想着当什么护花使者了,要不这样,你跪下来给林老弟磕三个头,然后再自断一只手,我就放你走!”

“磕头?好啊!”何生冷笑着:“你们两跪下来一人磕十个头,我就放过你们。”

“哈?”林宇忍不住笑出了声:“何生,你还没搞清楚局势吧?天狼哥是让你磕头!”

“林老弟,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这小子了,这小子比你都能装!”万天朗梦嘬了一口香烟,用力将烟头丢在地上:“行!小子,你有种!”

“都杵外面干什么!进来!”

万天朗大喊一声,外面的人蜂拥一般冲了进来,立马将何生与秦静围了起来。

何生面无表情,他紧紧的抓着秦静的手,慢慢往后退。

很快,两人退到了角落里。

“何生,要不我们报警吧?”秦静小声的在何生的耳边说道。

何生卷起了袖子,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不用,报警太便宜他们了。”

“你就站我身后,别动!”何生轻声的说道。

一旁的林宇和万天朗刚好听到了何生的话,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哎哟卧槽!小子,看你这架势,你是要一个人挑我这一百多号兄弟啊?”万天朗又点了一支烟,一P股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像是看好戏一般看着何生。

何生的目光看向了万天朗,嘴角勾起了一丝浅浅的弧度:“十分钟内,你的人要是还有一个能站着的,这一亿一千万我不要了。”

“但要是你的人趴了,那这可就不是钱就能解决的事儿了!”

啪!

这话落音,何生顺手一耳光扇了出去,面前一个壮汉结实的挨了何生一耳光,直接被何生一巴掌扇翻在地。

何生出手极快,不等面前几人反应过来,拳脚迎面而上,几秒之后,地上就躺了好几个肌肉猛男,被何生一招放倒。

见到这一幕,万天朗和林宇都傻住了,他们两怎么也没想到,被这么多人围着,何生居然还敢主动出手。

“干!”万天朗嘴里骂了一句:“老子这辈子就看不惯在我面前装比的,给我打,往死里打!”

“哦对了,别把那女的伤着了!”万天朗又喊了一嗓子。

说着,万天朗递了一支烟给林宇,嘴里还说着:“林老弟啊,今儿这个事儿,哥就替你摆平了,等我的人把这小子打成死狗,待会儿就把他交给你处置,你想怎么弄怎么弄,就算弄死了,哥也能替你摊着!”

“天…天狼哥,你…你快看啊!”林宇哪儿还有闲心听万天朗说话,从一开始,他就一直盯着何生看,让林宇感到目瞪口呆的是,何生的脚下,已经倒了一片了。

万天朗愣了一愣,朝着何生的方向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

“靠!这小子挺能打呀…”万天朗嘴里骂了一句,大声吼叫着:“你们都没吃饭吗?一个人你们都搞不定?外边的,给我滚进来!”

屋子就那么大,能挤进来的人不多,可万天朗这么一喊,又有不少小弟从外面冲了进来。

看着何生脚下的人,万天朗眉头皱了一皱,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他手底下的好手,手下最能打的人都在这儿了,可尽管如此,仍然被这个小子一拳一脚就放倒了。

这小子也太能打了吧?

不过,万天朗丝毫不担心何生真的能把自己一百多号人部放倒,这小子就算是个超人,自己的车轮战,也得轮死他!

此刻,何生就站在秦静的身前,他的拳脚很稳,步伐也没乱,面前最多的时候,一共有六个人,何生能轻松应对。

从交手到现在,何生的左脚就没有动过,就死死的站在秦静的身前。

“靠!这小子太硬,抄家伙!”

刚冲进来的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大喊了一声,顺手在门口的桶子里拿了一根棒球棍,冲进人群,对着何生就是当头一棒。

“何生,小心!”见到这一幕,秦静急忙喊了一声。

何生连看都没看这个男人,可右手却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单手就握住了棍子,当即往后一拖,右脚往前一踹,男人被踢得后倒,撞翻了身后不少人。

看着手里实心的棒球棍,何生冲着这个赤着上身的男人咧嘴一笑:“谢谢啊。”

话落音,何生右手握着棍子,一棒挥出。

面前的一个男人直接就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当场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