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这里算是我的洞府吧,我便是那棵龙爪槐,我虽生为龙爪槐,但我名为:琼。”琼解释道。

“你是树妖?!你为什么把我抓来?”余晚作态惊疑道。

“女娃娃,我知你已是修士,虽只是练气一层,还是个废柴五灵根。”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虽闻其声不见其人,余晚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扫视,这被人审视的感觉,很不舒服!

又听他意味深长的点评:

“可你的木灵根很强!”

余晚内心惊疑:

“你怎知我能修炼了?还知我木灵根强的?”

“呵呵呵……,这不昨夜感到村中有灵气波动,顺着方位探查了一下,没想到是你这女娃,居然还在修炼中。”

“前几日见你,还是个凡人丫头,没想到短短几日不见,你已成修士了,这倒是挺让我好奇?你是如何能修炼的?”琼也是疑惑地问出。

余晚沉默不语,满身戒备:

还真是个老妖精!这都能细致入微的探查出来?!会不会发现琉璃了?

格子衫清纯美女香港旅拍图片

“无妨,他能提问,就表示,他并不知我的存在,先看看他有何目的再说?”琉璃见余晚紧张,传声安慰道。

“嗯。”

见余晚不愿多说,想来修士都有自己的机缘和秘密,琼也不多纠缠。

接着,这自称为“琼”的男音,以一副诚恳谦逊的音调,请罪道:

“昨夜见你修炼吸收灵气,周围居然有五色灵气波动,而我更是木系妖植,感知你的木灵气吸收更甚,便想着找个时间,请你帮忙。”

“没曾想你一早上自己过来了,我便自作主张,冒昧请你过来,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余晚一听,这龙爪槐态度,先兵后礼啊,谁知会不会做戏等我上钩呢?

“你可能现身?看不到你人,这样对话很累人。”余晚不满提议道。

“也好。”

说着,只见余晚头顶上,那泛着浓郁绿光的无数根系,开始向下凝成一个人影落于余晚眼前。

余晚新奇的盯着眼前幻化成人形的龙爪槐。

那是一个身高八尺,身隐约能看出,树根密集拼凑的纹理痕迹,浮与形体表层。

若是忽略这些细节,这便是一位面如玉冠,玉眉清目风度翩翩的君子,青衣飘飘飒爽而立。

只是这一双绿色眼眸给他整个温润气质,添了几分妖异。

见余晚好奇盯着自己,不免有些不自在,尴尬地咳了一声打破气氛:

“咳咳,你这女娃胆子倒挺大,我如此这般作为,你居然不害怕?”

……

拉回神思的余晚无语:我也怕啊,但怕有用么?还不是要面对,不如打起精神!

“你是……龙爪槐?琼?”

“嗯。”

“那你现在说说为何把我带到这?有什么目的?”余晚切入主题道。

“我想和你做把交易,我想离开凡人界,需要你的帮助。”琼诚恳道。

“哦?”

“你怎知我能带你离开凡人界?”

余晚疑惑。

琼解释道:

“再有几个月便是你们人修宗派收徒之日,届时你必定要去测灵根,而你虽为五灵根,至少也是有灵根的,进入宗门门槛是没问题,我便可以同你一起乘坐飞船离开梵隐大陆,进入灵气充足的修真界,峦元大陆。”

“那……为什么是我?”

琼无奈苦笑道:“说来也是无奈之举,万年之前,自我生有灵识开始,便自主修炼,吸收天地之灵气,起初懵懂无知,如今才知道我这是区别于其他植物,有了自我意识。”

“在不断修炼中,发现筑基之后的我便不能在晋阶了,慢慢意识到,这个环境里的木灵力不足以够我吸收,需要去灵气丰腴的地方进行修炼,可这一停滞就是万年之久。”

余晚皱眉不解问道:“万年之前你便可修炼,为何不自己离开去修真界?”

“哎……,哪有这么容易,我不过是妖植,还是个刚刚练气筑基的小妖植,别看我们寿命悠长,但我们本质都还是幼童,如今的我也不过将将成年而已。”琼莫名自怜道。

……

余晚嘴角一抽,那你之前摆出个老气横秋的语气,是想吓唬谁呢!

“之所以找你帮忙,因我身为妖植,也不过才筑基修为,不能太久离开水土的滋润孕养,再者没有经历元婴渡劫幻化人形真身,便不可擅自离开移动,不然容易动摇根基,生机受损,需要借助媒介或者外力才可移动生存。”

“这树妖居然用了万年才修到筑基后期,果然这凡界的灵气是相当匮乏啊。”琉璃在识海里感慨道。

余晚听琉璃一说,便传音道:“他筑基后期了?”

“嗯,他能在此界有此等修为,实数不易了。”

余晚又不免疑惑问琼:

“你现在不就可以幻化人形了么?怎会还用到元婴渡雷劫之时?”

琼苦笑:“你所见现在的我,也不过只有人形之态而已,并无真实的人形肉身,你一眼便可看出我非人类,我的肌肤是树纹,我的眼睛是妖植本色,而非如人类的颜色,因着修为低,就连我现在虽一身人形,我的脚底还是连着我的本体的。

我们妖修,都要渡过元婴雷劫之后,才可脱胎换骨,转化人身,届时便能与人修无异。”说着,他抬起一只脚,余晚果真见到他脚底,连着几根根茎于地面。

余晚面露尴尬:……

见余晚无言,琼面色认真又带有点期望地神情,看向她:

“而你是我这万年里唯一遇到水土木三灵根旺盛的人,尤其你的木灵根吸收灵气更好,若是能借助你的灵气滋养我,我便可自由活动离开此处了。”

“什么?!”

“你要吸我灵气来供养你?!”

余晚一听,怒意顿生,身体本能戒备后退,目露凶光,盯着眼前一副温润如玉的琼,讽刺地讥笑道:

“呵!你倒是会打算!”

琼见余晚误会,解释道: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虽然我确实需要从你这里吸取灵气,但我吸收灵气之时,只寻求你这斑杂灵气供我滋养生存。”

“同时,我也会吐纳出经过提纯的木灵气,回馈与你。”

“说来……受益良多的反而是你。”

余晚面露狐疑,神识传音问琉璃:“他说的,靠谱么?”

“如若只是滋养生存倒是可以,问题不大,再说你一个炼气一层的,也确实没什么值得他一个筑基期可窥窃的。”琉璃直言不讳。

余晚嘴角一抽:……就不指望你嘴里能出好话!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别看他温文尔雅,到时他一个坏心,还不把你吸成人干了?你得有措施,护住自己才行。”琉璃还是稍有良心地提醒道。

余晚认同这点,“说的没错,不过,要怎么个措施法?”

“那就让他立天道誓言,或者和你契约,你主他仆,这样你在实力不济之前才能约束压制他。”

琉璃解释:

“不过,要让他自愿契约,应该是不可能,毕竟你实力不如人家,再说去了修真界,你俩也就各自分开互不打扰了,倒不如让他立个不会伤你的天道誓言吧。

这样他会被天道降下誓言之光,如若他反悔违背了誓言,必会言语道断心行止灭,还要受心魔难消反噬之痛,渡雷劫之时,更要承受成倍以上最厉雷劫,这三重惩戒之下,因此修者,皆无人敢违背。”琉璃不忘普及修仙知识的对余晚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