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沙莱国王的秘书匆匆走进来。

“国王,王宫外面聚集了数百人,他们要求就‘王族暗杀事件’给大家一个交代。”秘书汇报道。

“传我话,昭告沙莱,立刻剥夺伊赛德(沙莱王子大名)王储之位。”沙莱国王板着脸说道。

这件事终究得要个交代。

“国王,那要新立王储吗?”秘书问道。

秘书这样说,相当于间接在询问,要不要立伊格为王储。

毕竟就国王两个儿子,除了沙莱王子,只能是伊格。

国王摇摇头:“暂时先空着吧。”

沙莱王子听到这里后,顿时就急了。

剥夺他王储之位是什么意思?就是剥夺他沙莱继承人的位置啊!

“爸,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沙莱王子带着哭腔连忙求饶。

“我若是不剥夺你王储的位置,明天王宫外聚集的就不是几百号人,而是几万号人了!”沙莱国王气怒喝道。

初秋白衣飞扬的树叶遮面女孩

沙莱国王的怒喝声传遍书房,沙莱王子被吓得都不敢再说话了。

“给我滚出去,好好地反省!”国王厉声呵斥。

“是!”

沙莱王子只能点头,然后悻悻转身离开。

他走后,一名西装笔挺,带着贵族气息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书房。

“国王。”西装男子鞠了一躬。

“就是沙莱的新闻,是你在负责吧?”沙莱国王冷声询问。

“是的。”国王点点头。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先汇报给我,就擅自散布出去了?”沙莱国王冷声询问。

“国王,是伊格小王子硬要我同意的,我……我……”中年男子支支吾吾。

“这个伊格,真是不像话!”沙莱国王很生气的抱怨了一句。

沙莱国王不耐烦的闭上眼睛,然后对他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中年男子也不想触霉头,他见状,鞠躬之后就迅速离开了。

“砰!”

中年男子刚走出门,就听到书房内传出摔杯子的声音。

他知道,国王肯定被这件事气到了。

“伊格小王子?”中年男子一抬头,发现伊格正走过来。

“伊格小王子,你要见国王?他现在可正在气头上,您最好还是不要触霉头。”中年男子连忙说道。

“没事。”伊格笑着摆了摆手。

伊格进门后。

“父亲。”伊格向他爸鞠躬。

秘书正在清扫地上的杯子碎片。

“伊格,你怎么来了,你还嫌你惹出的乱子不够大吗?”沙莱国王坐在椅子上,脸色显得非常不高兴。

“爸,我是来请罪的,我知道这件事让王族颜面受损,父亲任打任骂,哪怕是将我轰出沙莱,我都没意见!”

“你啊,现在真是翅膀硬了,想跟你哥争是吧?王储这个位置,我给谁是由我来定,我不给你,你不能争,明白吗?”国王脸色铁青。

伊格听到这话后,惊的心脏都骤停了一下。

他心中暗道,果然被林云兄给猜中了。

伊格立刻跪在地上,急切道:“爸,你误会了,我放出录音,是因为我得知我哥,想制造意外杀我的时候,我非常生气,当时脑子都被愤怒给冲昏了,也没想王族颜面什么的,就发了出去,我现在也后悔,当时要是知道后果这么严重,我肯定不发出去!”

“你说的……是真的?”沙莱国王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父亲,我若是有半句谎话,便天打雷劈!”伊格举起手,信誓旦旦的发誓。

沙莱国王见伊格跪在地上赌咒发誓,他这才勉强点点头。

沙莱国王虽然因为伊格的出生,不太待见他,但是在沙莱国王心中,伊格是一个比较忠厚的孩子,应该不会发假誓。

“也对,任谁知道自己被暗杀,也会被愤怒冲昏头脑,不过你以后要吸取教训,切不可再犯此等错误。”沙莱国王说道。

“孩儿一定吸取教训。”伊格连忙应答。

伊格知道,他爸既然这么说了,必然对他的怨气,减少了许多。

……

沙莱的各大家族、贵族们,自然也都得知了录音的事情,这让他们都隐隐有一种暴风雨要来临的感觉。

特别是那些支持沙莱王子的家族、贵族们,更是感觉到不妙。

曼德利家族中。

曼德利家族,六大家族之一,也是沙莱王子忠实的支持者,即便经历了之前那些事,不少家族都倒戈去支持伊格,但曼德利家族,依旧在支持沙莱王子。

“沙莱王子怎么这么糊涂,

竟然让伊格抓住了这样的把柄!”曼德利族长抱怨道。

这时候,他的秘书匆匆走进来。

“族长,刚刚得到消息,沙莱王子王储的身份被废了,王储位置暂时空缺。”秘书急切道。

“什么!?”曼德利族长大为惊骇。

这样的消息,绝对是一颗惊雷。

紧接着,曼德利族长坐回到椅子上,摇头叹息道:“哎,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啊。”

之前发生了神药事件、经融事件等事情后,可以说让伊格出尽风头,为什么他还以及愿意支持沙莱王子,而没有倒戈伊格?

就是因为沙莱王子拥有王储的身份。

这也是沙莱王子最领先的优势,也是伊格最无法比拟的一点。

而现在,沙莱王子已然丧失了这个最大的优势。

“伊格小王子果然是有些本事啊,回国半个月不到,就已经将他哥哥从王储之位拉下去了。”曼德利族长忍不住感叹。

“族长,与其说伊格小王子厉害,倒不如说他背后林云厉害,这些事情,背后都有那林云在谋划、参与。”秘书说道。

“是啊,此人不简单,上一次在伊格小王子家的宴会上,我已经完看出来了。”曼德利族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紧接着,曼德利族长转身坐到椅子上,闭着眼睛徐徐说道:

“沙莱恐怕有一场暴风雨要发生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曼德利家族,跟沙莱王子划清界限,暂时谁都不支持,看看局势再说。”

……

这样的情况,还在很多家族发生。

特别是大家得知,沙莱王子失去王储身份之后,即便是还在坚定支持沙莱王子的家族、贵族们,也开始动摇了……